战疫(八):降旗,是为前进作序

2020-04-08 00:35:29 视野 16

春天,万物复苏,经历了种种磨难后,这个国家正从停滞中逐渐恢复活力。

清明,这个节气与节日同名的特殊日子,国家公祭日,共和国为牺牲在抗疫的烈士们因新冠失去生命的全体同胞降旗志哀。

这三分钟的默哀,如同三千年之久,自元月至今的种种回忆化作千丝万缕道思绪萦绕在心田,那有名与无名的逝去者们在冥冥间与我们交融,悲其所悲,忧其所忧,叹其所叹。

这三分钟的默哀,又如三秒般短暂,我们低下头颅,肩上承载着逝去者们的生命之重;倏而又仰起头,迎着阳光,必不负逝去者们的遗愿,使这腌臜病毒肆虐的每一寸土地重复昔日的繁华。

这三分钟的默哀,浓缩了我们三个月来的所有情绪。我们曾经忐忑不安,曾经怀疑而悲愤,曾经误解过、理解过与谅解过。曾经因为一条微博求助而愤怒又怜悯,曾经因为口罩被截胡而痛骂大理没道理,曾经因为谣言的此起彼伏而自发科普与辟谣。

我们曾在微信群中相互交流防疫经验,交换稀缺的防疫物资的购买链接。我们真相与谣言之间寻觅着有用信息,并挺身而出对谣言说不。我们共同对抗阴谋论者们的嚣张,并拒绝与极左分子为伍。我们共同粉碎媚外美分们的虚伪,并对冷嘲热讽不屑一顾。

这是个混乱的年代,信息洪流冲刷着我们的神经,谣言一个接着一个,谣言一个接着一个被我们粉碎。造谣者也许没能想到人民的坚决,野心家没能料到人民的团结。正因如此,这又是一个极好的年代,人们不再被那些公知的谎言所左右,每个人的眼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晰,明辨这个世界的真正的好与真正的恶。带路党和极左愤青的市场被压缩到只得小众自娱。

我们响应了号召、团结一致、众志成城,以个人的极大代码换取全民族的最小代价,所有人都愿意为这场全民族的抗疫阻击战付出自己的那一份努力和贡献,这些努力和贡献最终成就了今日的结果,中国从世界的口水中走出来了,中国成为了世界的净土和方舟。

随着中国本土新增病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个位数,特别是多数省份的本土新增病例半个月来一直保持在零,中国国内的疫情得到了基本控制,对新冠病毒的战疫、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接下来的重点是在对外严防输入感染、对内严防本土疫情死灰复燃的前提下,复工复产,恢复经济社会的运转。

风水轮流转。当中国本土疫情局面得到全面控制时,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以近乎指数级地扩散。在笔者写下本文时,当世老大帝国美国已经突破了三十五万的大关,以至于一群官僚想尽办法甩锅中国,以转移国内矛盾,低劣招数此起彼伏,蜜汁自信瞠目结舌。

英国要进行群体性免疫。这个未经证实的理论竟会成为一国面对疫情扩散时的国策,就连腐国自己的那些专家们都不明白鲍里斯政府哪来的勇气和底气,以至于4月6日,连首相鲍里斯都把自己折腾进了重症监护室。如果鲍里斯真的不幸因新冠而离世,那必将让世界陷入不安——因为那将证明世间真无什么特效药,那些特效药只存在于推特和朋友圈。

这场战疫如同一次考试,所有国家和所有专家都没有底气说自己一定能短时间内战胜疫情。中国在这次大考中是闭卷考试,依托国家的强大动员能力和全民族的极大牺牲,我们向世界交了一份近乎完美的答卷。但世界却连抄作业都不会抄,就连要不要戴口罩都被政客们拿来说事。

如果说新(New)乡(York)时报(Times)让我们见识到什么是「驰名双标」,那么方方的日记则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做「虚伪」。方方的粉丝和那些「墙外」的渣滓们正极力为这份日记摇旗呐喊,甚至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哈珀柯林斯出版社)要在今年 8 月份出版英文版的方方日记。

不知道老外们看到这份日记是什么感受,也许他们会疑惑「这不就是我们国家自己正在发生的吗」。毕竟,中国虽然没能在此次考试拿到满分,但她依旧是蓝星上考分最高的那位,没有之一。好学生根本不怕考试。

可也有蠢货对国外近乎失控的疫情拉横幅庆祝,殊不知一大批外贸企业因为外国疫情的大爆发而生死在一念之间,阿里时隔十一年再次启动春雷行动,世界本就是一个整体,不会因国别而区分彼此,世界的事情走势将取决于考试成绩最差的那个国家——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疫情在印度失控,中美俄这对三角债玩家会走到一起。

世界需要中国的复苏,因为世界的工厂在中国。曾有个段子,特朗普问美国第一大口罩商「3M,你是老大哥,美国的口罩靠你的」,3M 回答「可我的口罩生产线都在中国」,于是特朗普转头问美国第二大口罩商「霍尼韦尔,你是美国的希望」,霍尼韦尔回答「可我的生产线也都在中国」……前几天,某位美国州长吐槽,「美国这么伟大,不可能生产不了口罩」……

中国的马云先生也在为世界的战疫而奔波,他分批地向世界各国捐赠医疗物资。这一招不可谓不妙,俗话说「捐赠无罪」,也就是说如果捐赠的医疗物资不符合一国的标准时,该国是不能追究捐赠者的责任的。所以当加拿大说你这批物资有毛病时,马云直接拍板阿里巴巴暂不对加拿大出口任何医疗物资。资本主义世界套路多,总有一种套路适合你,以至于商务部要求所有从中国离境的任何医疗物资,都必须在中国注册——那些质量低劣的垃圾,即便符合欧洲或美国的标准,只要没有在中国注册,一概不允许离境。

有些老外其实挺坏的,跑来中国用中国的厂子、中国的工人生产他们的东西,然后运回他们的国家卖。如果这老外利益熏心,对质量不管不顾,最后到头来又会被别人说「中国的货物质量不好」。用老金的话来讲,就是「这个老头坏极了」。

我忽然想起了三体。在三体的剧情中,外星人将 40 亿人类塞进了澳大利亚。本该团结一致对抗外星文明的人类却依旧相互内讧。这就是疫情肆虐天下的当下正发生的剧本。老大帝国不甘心自己班长的地位受到威胁,说中国「你成绩好是因为你作弊」,甚至连 CIA 都跑出来露了个脸。欧洲相互截留他国的抗疫物资,以至于北约紧急启动了相互开放领空协议,欧洲国家派军机来中国运物资(还记得鹰酱在浦东机场抢了高卢鸡 6000 万只口罩么)。

这几天印度和非洲逐渐进入到我们的视线内。对于印度这个人口大国,一旦疫情失控那将是人类的灾难;而对于非洲,非洲的 ECMO 数量决定了非洲人几乎无 ECMO 可用,非洲的情形走势令人担忧。张文宏说过,世界疫情的好坏,取决于成绩最差的那个国家。连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被疫情搞到医疗系统瘫痪,更何况印度和非洲列国?

降旗不是中国战疫的胜利,4 月 8 日武汉解除封印也远不是中国战役的终点。我们依旧面对着严峻的考验,前进道路依旧坎坷,身上的任务依旧艰巨。

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出门还是要带口罩,进入家门或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毕竟,一个人的确诊对一国而言只是一个字面数字加一,而对于他的家庭,却是一场大考验。

降旗,是为前进作的序。

是为茶叨第 26 篇。

发布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