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读书计划

无论是前些年流行的 GTD 方法学,还是人们平日里有意无意编列的 ToDo 列表,它们的核心理念都在于将大块任务分割成多个小块,由此便产生了一个隐式的进度条。进度条的出现使你直观感受到事物的不断发展,并由此产生一个时间估算。读书也是一样。

读书计划分两种,一种是主题阅读计划,一种是年度读书计划。主题阅读计划与更细颗粒度的切片学习法类似,将某一领域同一方面的相关资料专题性地阅读和学习,这种阅读方法特别适合系统地自学某一新事物,相互印证、相互补充。主题阅读的时间估算一般难度不小,因为「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要远少于「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因此时常出现高估自己的学习领悟速度也在所难免,但这并不可怕,不是么?

而年度读书计划则是划定一个时间区间,在这个已知时间区间中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专业需要、目标和梦想、时间宽松等要素填入图书。因此年度读书计划会产生与前一种类型截然不同的难题——我读不完怎么办?年度的读书计划与其说是「计划」,不若说是「年度待读书目候选者清单」更为妥洽。年初时定下的计划也许因某些缘故在一年中的某一时刻发生变动是常有的事,也许是工作因素,也许是感情因素,也许你突然间多了个国欠妹,也许……正因种种,年度读书计划既不一成不变、亦非必须完成——它只是一种安慰,让你不会对不确定之外来、不确定之时间投入感受到恐惧(《暗时间》,刘未鹏,豆瓣8.4分),使你有一个较为明确的阅读打算,仅此而已。

读书计划的目的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为了成长、为了持续改变自己(《技巧:如何用一年时间获得十年的经验》,郝培强,豆瓣7.3分)。如果每天都能读上一点,坚持一段时间后你会被你所做的感到惊呆

学习和读书并不是一回事。了解过「领域驱动设计」的人一定知道 Ubiquitous Language 这个词,它的翻译是「统一语言」,意思是一种介于技术术语与业务术语之间的渐进完善的术语,用以最大程度降低开发者与业者的沟通成本。学习和读书大抵也是这种关系,它们有相交的区域,但不重合。相交的那个区域,鄙人以为称其为「自学」甚佳。

说起「自学」这个词,我忽然想起前几天和友人的一段交谈。故事大抵是这样的:再某个群中有一人曰「培训机构都没什么用」,随后徐雷校长的弟子反对道,零基础自学的人没有企业会要,并谈到自己,说自己某某培训机构零基础班学习出来后三个月已月入XXX元。

自学也许是人持续改变自己的唯一法门。刘未鹏老师给出一个数字:90%,意思是说人一生的学习历程里有 90% 是以自学的形式出现。对于发展特别飞速的行业(如计算机行业),如果不能保持自学习惯,那么便是「持续退步」。AspectCore 的作者时光神用「两年足以改变一切」来形容计算机行业变化的速度。

自学固然重要,但自学的方法更是重要。但学点什么好呢?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读到对这一问题的解答:你所有学习的东西,都要为你最终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服务。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努力去成为那样的人。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不妨将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些,看得越远、越多,就能越发明白自己前进的道路有多坎坷、漫长,就越发能明白自己的进步空间能有多巨大。而这其中构建 T 字形或 π 字形的知识体系(《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传》利恩德·卡尼,豆瓣7.3分)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既有足够的宽度,又能有专精的深度。

那么,为了让自己称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自己,首先要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看书;为了实现这个小目标,首先要给自己定一个小任务——编写读书计划。前些年如何我不甚了解,但近几年身边的读书氛围确实好了很多,无论是线下的文化气氛还是线上的读书平台,都比以往更为亲民、变得更有人间烟火味。图灵社区的这个「征集读书计划」的活动截止时间是 2 月份,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当我编写这份不像计划的读书计划时,我已读完或开始阅读其中的部分书目了。

读书或许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虽然比不上传说中不用睡觉的学姐每天都能完成海量的阅读量,但每天睡前两小时的阅读是雷打不动的消遣,去年能完成一百二十多本书的阅读量也正是得益于这一习惯。如前文所述,读书是为了持续改变自己,所以读书是自己的事情,不要因为别人多读了几本书就觉得自己落后了,也不要因为某些人不读书却月入多金就以为读书无用。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读书最忌骄躁与功利,或可构建对知识的索引,但真正掌握的知识才是属于自己的知识,才能真真切切持续改变自己《浅薄:你是互联网的奴隶还是主宰者》尼古拉斯·卡尔,豆瓣8.1分

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