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烦恼

年轻是岁月留给生命的最好礼物,可惜稍纵即逝。我曾年轻过,在我整个可被称之为「年轻」的时代,有幸能得体会那完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此乃我年轻时代的最大收获:它令我眼前浮现的那一幕幕相逢的惊喜、相识的幸运和慈祥的笑容时,我也极难忘却那离别的不舍、分手的烦乱和天人相隔的悲恸。

所以,我曾年轻过。

所以,我曾有过年轻的烦恼。

 

(一)

在父母长辈们的呵护下,我们在象牙塔中呆的太久,以至于不知未来究竟是何样。对于未来的无知并未给我们带来无畏的勇气,而是无力与慌乱——一边看着励志电影和鸡汤文字麻痹自己,一边通过种种渠道打听了解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假装知道原来这就是社会……

可当我们踏出巨塔,走入红尘与世俗同流的社会,却发现世界并不是梦想中的那般美丽,厚重的积云和动漫中的天空相差甚远,人与人的微笑似乎成为一种公式,不敢吐露心声便愈加感觉压抑。也许并不是所有人会如我这般感受细腻,但当我回忆当年走出学校,走上社会的那段情景,那段回忆是无色的,是灰白的,是灰尘,是蛛丝,是缓慢而有点窒息的,是沉重而步履艰难的。

我们很幸运,上天赐予我们年轻人的另一份美好礼物,那就是有一群被称作「前辈」的生物,他们会以各种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也许化作我们的父母,也许摇身一变成为傲娇的学姐。虽面目各异,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一颗无所求的助你之心。他们以他们的亲身经历言传身教,在我看来这笔多年学得的知识更可贵——因为这是真正的经受住时间考验的方法论。

方法论本应比方法更重要,可我们十多年的教育中却鲜有言及方法论的机会(如果有,那么你是幸运的)。过分的追求细枝末节的知识和方法论的缺位造成我们很多人不习惯从宏观层面把握事物。就好比我们是一条鱼,我们只能看见眼前的鱼食;可如果我们跳出水面,我们才能知道这条河流向何方、我们身在何处。

 

 (二)

前些日子我和一位年轻的微软MVP聊天,在聊到关于软件架构(即框架)的一些话题时,我们相互交换了各自的观点,谁也不能说服谁。我觉得这位年轻的小才子在技术的细节上处理的比较细腻,却缺失了一些宏观层面对于软件开发乃至对人类社会的认识和理解。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过分年轻有为却缺乏足够社会经验的牛人容易一叶障目,强悍的专业能力成为其坚持己见的缘由,在成功的道路上或越走越远,但在人生的道路上也许需要比常人更大的勇气作更艰难的转身。

年轻是必然会经历的自然阶段,它连接着幼年的我们和中年的我们。在这一阶段,我们身躯逐渐强壮、心智逐渐成熟、学识逐渐丰满。少年天才在激进地获得强大学识武装后,必然会在另外几方面落后。就好比我们有10点经验点,我们到底是加防御呢,还是加攻击呢?

也许这只是多余的烦恼,因为按部就班、均衡发展才是这一阶段(年轻时代的初期阶段)的主要任务。对于这一时期的我们而言,追求「T字形」的学识结构(我称之为知识背景结构)还为时尚早。年轻的我们该顺其自然,先去看看别人的世界,再回头开拓自己的天下。

 

(三)

年轻人的烦恼是对未来的未知的恐慌,是不知如何才能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自己所未知的恐慌,故生烦恼。

当我们逐渐成长,步入「年轻」的晚年、回首往昔时,看着那些年我们诞生的种种烦恼时,我们或会感慨当年的纯真,或会为当年的故作烦恼而发笑。年轻人的烦恼啊,也许那不叫烦恼,也许那只是一种善意牢笼的,你走不出去,外面的恶意也进不进来。

真是可爱的烦恼。

笼中的烦恼

赞赏
1 条评论
  • 小雨

    我并不觉得年轻会有烦恼,年轻的时候更多的是你说的思想,不足,只是缺少经历和自我认知所导致的。因为这样,才会有差异的失落感,才有了你所谓的烦恼。PS,该更新了。

    2016 年 08 月 15 日 06:51 回复

发表评论